“以案释法• 法制伴我行”系列宣传(第八期)
【字体:
“以案释法• 法制伴我行”系列宣传(第八期)
发布时间:2016-4-22    浏览次数:43

编者按20154月,南京9岁男童施某某遭养母李某某虐打,全身伤痕累累,引发社会广泛关注。2016313日早上,被判6个月有期徒刑的李某某刑满出狱。南京虐童案受到社会广泛关注后,摆在家长面前的一个问题是:管教孩子,到底打不打得? 父母是孩子人生道路上的第一任老师,是孩子在世界上最值得信赖的人,热爱孩子是父母的天职,但“怎样去爱”、“如何去教育”却大有讲究。在任何情况下,父母都不应该用打骂或用讽刺挖苦的语言和方式伤害孩子,不应该心罚或变相体罚孩子,如果那样做则是父母的失职,是家庭教育的失败,情节严重、触犯法律的要负法律责任。

 

南京虐童案始末

(“学生·家长”篇)

案情回顾:  201542日,南京市公安局高新分局接到辖区某学校老师的反映,称该校学生施某某(男,9)身上有多处表皮伤,怀疑系遭其养母殴打所致。43日晚,一组南京高新区男童被养母暴打的照片在网上流传,引发众多网民关注,照片显示男童背部、手臂、腿上布满伤痕,脚也高高肿起。

201544日,男童养母李某某到公安机关接受调查,并如实供述了有关情况。据查,李某某与受害男童施某某的生母系表姐妹关系,20136月李某某在不符合收养条件的情况下与其丈夫一起在安徽省来安县民政局办理收养施某某的手续,并将其带回南京市抚养。20146月以来,李某某因为教育问题对受害男童有过打骂行为。2015331日晚,在其家中,李某某认为施某某考试作弊、未完成课外阅读作业且说谎,先后使用抓痒耙、跳绳对施某某进行抽打,造成施某某体表分布范围较广泛的挫伤。经南京市公安局物证鉴定所鉴定,受害男童施某某躯干、四肢等部位挫伤面积为体表面积的10%,其所受损伤已构成轻伤一级。

45日南京市公安局高新分局以涉嫌故意伤害,对男童养母李某某采取刑事拘留措施。412日,南京市公安局高新分局以涉嫌故意伤害罪,向南京市浦口区人民检察院提请批准逮捕犯罪嫌疑人李某某。416日,南京市浦口区人民检察院就李某某殴打养子施某某一案举行审查逮捕听证会,并于419日下午作出对犯罪嫌疑人李某某不批准逮捕决定,但认为李某某犯故意伤害罪,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720日,南京市浦口区人民检察院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二条的规定,依法对南京虐童案主角李某某提起公诉,罪名是涉嫌故意伤害罪。

928日,南京市浦口区人民法院公开审理被告人李某某涉嫌故意伤害罪一案。庭审时被告人李某某承认打孩子,但她认为自己虽然有过错,但并没有犯罪,对指控她故意伤害罪提出异议,其辩护律师也在法庭做无罪辩护。对此,公诉人认为李某某为了教育孩子的“良好动机”,不影响刑法对她采取非法行为造成严重后果的评价。930日,南京市浦口区人民法院对备受关注的虐童案作出一审宣判:被告人李某某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被告人李某某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1120日二审法院裁定,驳回被告人李某某上诉,维持原判。 

 

案例评析: 在本案中受虐男童的养母李某某,因孩子的学业问题对未成年子女实施了体罚殴打行为,造成受害男童施某某轻伤一级的损伤后果。公诉机关调查认为,行为人在主观上具有伤害他人身体健康的故意,并且在客观上实施了伤害他人的行为,造成受害人轻伤一级的身体损伤,其行为已构成故意伤害罪,依法应当追究刑事责任。《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规定 :故意伤害他人身体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在故意伤害罪量刑标准(法定基准刑参照)【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法定基准刑参照点】当中指出:()故意伤害致一人轻伤,伤情接近轻微伤,社会影响不大、被害人有过错或被告人全部赔偿被害人经济损失的,为拘役刑或管制刑;()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虽构成轻伤,但伤情接近轻微伤的,为有期徒刑六个月;伤情介于轻度和重度之间的,为有期徒刑一年;伤情接近重伤的,为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因此,本案在一审宣判后,主审法官发表审判意见称: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一人轻伤一级的,量刑起点为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经合议庭综合考量被告人的犯罪动机、暴力手段、侵害对象、危害结果,结合李某某案发后自首、取得被害人生父母谅解等法定及酌定量刑情节,对李某某依法作出6个月刑期的判决。 

20141218日,最高法、最高检、公安部、民政部联合发布的《关于依法处理监护人侵害未成年人权益行为若干问题的意见》第3条提出,对于监护侵害行为,任何组织和个人都有权劝阻、制止或者举报。《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家庭暴力法》第十四条规定,学校、幼儿园、医疗机构、居委会、村委会、社会工作服务机构、救助管理机构、福利机构及其工作人员,在工作中发现无民事行为能力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遭受或者疑似遭受家庭暴力的,应当及时向公安机关报案。在本案中,学校(教师)作为法律规定的责任主体,及时履行了向公安部门检举、报告的责任和义务。专家指出,规定学校、医院、医疗机构、居委会等易发现家暴线索的机构具有强制报告义务,法律借此释放的一个明确信号是“家暴不是家务事”,反家庭暴力是国家、社会和每个家庭的共同责任。《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家庭暴力法》第三十三条规定,加害人实施家庭暴力,构成违反治安管理行为的,依法给予治安管理处罚;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在本案中被告李某某因自己的非法监护行为,依法被追究刑事责任,作为一名事业单位工作人员还面临开除公职的结果,她为此付出了惨痛代价……

 

延伸点评:虐童案主角虽然出狱,但公众对于虐童及家暴现象的反思远不会终结。首先,教育孩子不能再靠蛮横粗暴。我们历来有“棍棒底下出孝子”的家教信条,但是打骂不等于爱,粗暴的教育方式即便能短期见效,也会给孩子留下阴影。更何况,非理性的棍棒教育或将触及未成年人的合法权益。其次,关注家庭暴力,人人都不是局外人。每个公民和单位、社会组织都有劝阻、制止或者检举非法家庭暴力行为的责任和义务。最后,关于家暴,请慎言“不严重”,特别是事关未成年人。作为父母,爱孩子的心情可以理解,但一定要讲究方式,不能粗暴,更不能家暴。“爱之深切勿恨之切”。当前,关注未成年人监护权益和人身安全权利的法律、法规越来越健全,保护制度也从无到有,然而想让虐童案件就此绝迹也并不是一件易事。311日教育部副部长郝平表示,目前教育部正在配合全国妇联起草《家庭教育法草案》。根据全国妇联一项最新调查显示,近50%的家长不知道用什么方法教育孩子,仅有三成家长认真学习过有关子女品行教育、亲子关系、良好习惯培养等知识。可见,儿童教育和保护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大家必须要明白,“棍棒教育”不具有任何教育意义,它本身就是一种教育低能的表现,家长必须根除把孩子当成私有财产的观念,着手学习教育孩子、保护孩子的方式方法。

 

供稿单位:珲春市教育局

文字编辑:黄吉俊  温桂琴  

本期顾问:金永仁

版权所有:延吉市延河小学 网站制作维护:韩贵平
吉ICP备1000151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