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5月份领导学习材料2
【字体:
2019年5月份领导学习材料2
发布时间:2019-6-26    浏览次数:21

如何评估学习经验的有效性

使用评估的结果

 

既然每一个教育计划都包括很多目标,既然对几乎每一个目标来说,都可以用一些分数或者描述性术语来概括与该目标相关的学生行为,那么通过评估获得的结果就不是一个单一的分数,或一个单一的描述性术语,而是表明学生目前成绩的一个剖析面,或一组综合的描述性术语。当然这些分数或者描述性术语应该能用来与之前使用的分数或者术语相比较,这样就有可能指明正在发生的变化,并判断是否发生了教育方面的实际进步。比如,如果发现在十年级结束之际,学生阅读兴趣的范围并没有比九年级结束时扩大,那么显然学生的阅读兴趣没有发生明显的变化。同样,如果在十年级结束时,学生批判性解读阅读材料的能力与九年级结束时相比没有提高,那么教育上的变化同样也没有发生。因此,关键是在一段时间的前后,将用多种评估工具得到的结果做比较,以估计正在发生的变化量。这些比较是复杂的,而且它们包含了很多方面,并不只是一个单独的分数。这些事实都使比较过程变得复杂,但是有必要分辨其优点和缺点,以指明课程的哪些方面是需要改进的。比如,如果一项课程计划的核心聚焦于当代的社会问题,与之相关的是,当第一学年结束时,我们发现学生已经获得了大量更多的关于当代社会问题的信息;而且他们的社会态度已经略微转向了更多的社会性和更少的自私性;但是他们的态度比以前更含糊,更不一致;而且他们没有获得任何分析社会问题的技能;此外他们解读社会资料的能力更差了,因为他们比以前得出更多毫无根据的结论。将所有这些事实放在一起,就让教师有机会看到各种优点——学生获得了更多的材料和观点;还看到各种缺点——学生产生了更大的不一致性、批判性分析的能力更差等。比起只有一个单一的分数——这个分数仅指明了少量改进的可能,但是没有将这种改进分为各种不同的类别来进行分析——这更有助于表明这门特定的核心课程的困难在哪里。

我们不只要分析一项评估的结果,以指明各种优点和缺点,还有必要检查这些资料,以便就这种特定类型的优点和缺点产生的原因提出可能的解释或假设。以刚才提到的例子为例,在检查了现有的所有资料之后,其结果表明:这门课的内容太多了,又没有足够的时间用于仔细的批判性分析上。在核对实际提供的阅读材料的数量后,发现阅读材料多达6000多页,而要处理的社会问题则多达21个。根据这些资料来看,此二者看起来都过多了,而且表明对以上缺点的一个可能的解释就是:这门课程涵盖了太多的材料,而用以进行批判性分析、解读和应用的时间是不够的。

在已经提出了有可能解释评估资料的假设之后,下一步是依照现有的资料来检验这些假设,也就是说,依照可能获得的其他资料来检验假设,再来看这些假设是否与已有的所有资料相一致。如果它们看起来与现有资料是一致的,那么下一步便是按照这些假设所隐含的方向修正课程,然后用这些材料进行教学,看看当做出这些修正的时候,学生的成绩是否真的有进步。如果确实如此,那么就表明:这些假设很可能就是正确的解释,而且改进课程的基础也已经找到了。在刚才引用的这个例子里,有可能重组下一年的课程,将主要问题的数量从21个减少到7个,并将阅读材料减少一半以上,以利用更多的时间来解读、应用、分析和处理相关材料。而在第二年年末会发现:虽然学生们在获取信息的范围方面没有获得很大进步,但是他们在社会态度方面的一致性得到了提高,分析社会问题的能力也得到了提高,而且能够更好地概述呈现给他们的资料。这也表明了“这门课程的问题在于它撒的网太大”的假设是正确的。这是在运用评估结果以修正与改进课程和教学计划时可以遵循的一个典型程序。

所有这些都意味着,课程编制是一个持续的过程,在编制材料和程序时,要对它们进行试验,并评估它们的结果,指出其中的不当之处,提出改进的意见;然后就是重新规划,重新编制课程,重新对其进行评估;在这种持续的循环圈里,课程和教学计划有可能在数年中不断地得到改进。通过这样的方式,我们可以期望拥有一个越来越有效的教育计划,而不是在很大程度上依靠胡乱的判断来编制课程。

 

版权所有:延吉市延河小学 网站制作维护:韩贵平
吉ICP备1000151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