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没有推荐文章
  • 2021年10月领导学习材料4
    【字体:
    2021年10月领导学习材料4
    发布时间:2021-11-16    浏览次数:1212

    对幼儿园教师工作狂的建议


         一项研究表明 ,仅仅是21世纪的最初10年,美国的工作狂就较10年前增加了50%,加班加点让越来越多的美国人粘在办公椅上,从而引发了过劳、过胖、情绪障碍等带来的疾病,甚至夺去人们的生命,这是亟待引起反思和应努力规避的现象。本研究从幼儿园教师总体工作狂特征水平高、重度工作狂比例大这一现象,说明了“工作狂”的现象已然在当前我国幼儿园教师群体中滋生了。此外,研究所获得的相关规律,例如,重度工作狂的相对低的幸福感和绩效水平、重度工作狂在某些群体中的集中性等,更引起我们对“工作狂”的产生和潜在风险的警惕。基于此,有必要从以下几个方面做出努力,从而让幼儿园教师工作有度、让幼儿园教师的付出与产出得到更合宜的匹配度。
         (
    )理性辨识幼儿园教师应有的工作状态

    幼儿园教师良好的工作状态是确保其工作生活质量的关键,但其需要更为理性、客观的辨识标准。第一,不宜将应有的工作状态等价于“无条件的身心付出”,且特别要警惕其程度与内驱力问题。无条件的身心付出尽管可能源自教师对待职业的真挚情怀,却也有可能带有不健康的强迫性风险,在幼儿园教师群体工作狂特征已凸显的背景下,过度沉迷的工作状态和行为更不宜被盲目鼓吹,毕竟“工作狂实际上是对过量工作的一种不合理承诺,他们无法从工作中抽出时间或者转移他们对工作兴趣的实现,没有时间休息娱乐,从长远上看会付出更多的代价”,并且确实不会产生与投入相匹配的工作绩效和幸福感。因此,不论在媒体宣传还是在幼儿园组织管理层面,当进行师风师德建设时,需理性把握“无私”“奉献”等积极品质的现实样貌,它们不该是毫无条件地以工作为先,不是毫无保留地放弃其他个人诉求,而是在积极履行幼儿教育工作者应有职责的同时,还能够保证有基本充沛的个人时间去观照好个体生活体验、家庭责任、公民义务等,实现多主体角色的平衡。第二,既不宜认为“工作狂程度的越高越好”,又不宜忽视工作狂热者潜在的积极品质、抑或过于贬低工作狂现象。本研究发现,处于中等强度的工作狂热者不论在工作绩效方面还是个体幸福感方面所处水平皆最高。因此,幼儿园教师的工作行为既需要激励,又需要警惕,应在端正其工作内驱力的同时,努力使其在认知与行为上的投人保持在合宜的范围内,让他们既时刻铭记职业责任,又能妥善休憩身心。

      ()强化工作效率,变“事倍功半”为“事半功倍”

    工作狂的一个典型特征是其“经常以牺牲其他生活角色为代价地沉迷于工作之中”,而这行为之所以产生,除了个体强迫性心理特征以外,还可能与教师的应对能力与应对效率有关,即教师是因工作量而不得不牺牲,还是因自身工作效率的不足而无法在正常时间能完成正常容量的工作任务。因此,在日常的幼儿园管理工作中,教师工作效率的提升也是至关重要的同样的任务究竟是“事倍功半”还是“事半功倍”,相去甚远提高工作效率,不仅有利于更快更好地完成工作任务,还能有助于教师在日常工作中获得对于工作的胜任感,从而深化对于工作的积极情感体验。
       
    基于此 幼儿园领导者要进一步强化教师工作中的过程性关怀与过程性指导,关注并关怀幼儿园教师处理日常工作时的难点,积极探索能够帮助教师获得高效应对挑战的方式方法,提高工作效率。一方面,特别要关注那类占比逾三成的重度工作狂幼儿园教师,应在认可其强烈的职业情感的前提下,通过提供实实在在的技术支持来帮助其规避过度工作的心理倾向与行为惯习,以避免不必要的代价;另一方面,要从职业能力的角度去支援教龄、职称学历尚浅的幼儿园教师,以及农村和质量相对薄弱的幼儿园教师,扭转结果导向和“能力越强就应承担更多”的思维惯习,从而缓解工作压力的外部不均,整体提高幼儿园教师应对日常事务与挑战的职业能力。
       (
    )完善组织管理,将工作绩效导向更具角色职能意义的任务上
      
    欧盟委员会的一项研究发现,工作量大和职业角色超负荷是教师压力的主要来源,这一点幼 儿园教师群体身上亦体现得淋漓尽致。幼儿园教师在园日需要应对的事务 众多,既包括幼儿一日生活中的各类问题,又包括园部日常管理的各项事务,从任务本身出发,每一个事项都具有独特的意义,然而,教师在其日常生活中所消耗的能量资源是有一定限度的,长期过高水平的强迫工作和过度的工作时长不仅会增加个体的损耗,也不利于个体和组织的长远发展。

    因此,幼儿园教师“究竟应该忙碌些什么”是否过度忙碌了一些本可以少忙碌的事务是在当前幼儿园教师“越来越忙”甚至忙成重度工作狂的现实背景之下所需要深刻反思的问题。不论是幼儿园管理层,还是教育行政、教研部门,都应该在对幼儿园教师提出要求的同时,警醒于教师个体可能遭遇到的具体挑战及其风险,既要注重自上而下的宏观设计,又要从幼儿园教师日常工作的视角进行自下而上的人文分解,帮助评估其日常所面对的具体工作的实际意义,以及其相应的困难与诉求。反观幼儿园教育实践,虽然“忙于和幼儿过高质量的一日生活”是幼儿园教师最应保持的状态,问但是在现实中教师的忙碌状态究竟距离这一应然样貌有多远呢?我们尚需对此进行进一步反思 ,并努力将对幼儿园教师日常工作的评价导向更具其本职职能意义的任务之中。
        (
    )加强 工作氛围建设,化“忙忙碌碌”为“充实快乐”
       
    虽然不提倡幼儿园教师成为重度工作狂,但绝不是贬低其所具备的爱岗敬业的品质,只是希望其能够挣脱不必要的自我强迫性因素,成为擅长合理安排工作、家庭、休闲的努力而快乐的从业者,这既是出于对幼儿园教师本身的情感关怀,也是对幼教事业质量的理性期许。其中,“快乐”的积极情感体验在其中有着重要意义:当个体在工作中产生积极的情感,他们会进一步拓宽参与工作的范围,更加投入工作,以及具有更开阔的思维,如灵活性、创造性和对新信息的接受能力等,进而会产生更多的正面的想法和行为,从而增加“综合资源”,包括身心健康、智力和社会交往等。实际上,一些工作狂研究者也尝试从积极视角看待工作狂,例如,有研究者在工作狂的特征维度中增加了“工作中的快乐”这一项,认为享受工作的工作狂是具有积极意义的。因此,在幼儿园教师的工作生活和家庭生活中,要为教师的工作投入、工作状态创设温暖的心理氛围,既重视对幼儿园教师工作过程中积极情感的建设,又要善于肯定与激励,努力让其悦纳、享受自己的工作过程,从而在工作中获得积极情感体验,缓解强迫性动力所引发的焦虑、恐惧等消极情绪。实际上,这种理想的工作状态在幼儿园教师这一独特群体中或许就存在着相对更易于实现的职业优势,因为他们的工作对象如此天真可爱,他们的工作内容本就十分具体而富有温度,因此,“充实快乐”不仅应作为对幼儿园教师理想职业生活的追求,也是亟须回归的本然样态!
        (
    )保持适度的个体努力,有意识地进行自我心理调适

       
    要缓和幼儿园教师工作狂现象及其潜在的隐患,除了从教师个体外部采取措施以外,还需要教师自身的努力,毕竟从工作狂的定义上看,其始终源于教师的工作驱动力问题。按照工作狂研究的自我决定理论,工作狂的工作驱动力与其自身的不安全感和低自我价值感有直接关系,这些心理特征直接作用于日常工作行为,并且相对于工作时间,其在非工作时间的作用更甚:它使得个体更容易产生焦虑、易怒、羞愧与负罪感等消极情绪,这些消极情绪不仅影响着个体的身心健康,也会作用于其正常工作时的情感态度。因此,作为整体工作狂特征凸显的幼儿园教师群体,特别是重度工作狂幼儿园教师,更要注意内部心理的自我调适工作:一是要敏感于自身工作驱动力问题,切忌将不必要的强迫性自我要求等同于要积极捍卫的“精益求精”品质,努力形成理性而健康的自我行为标准;二是要增强情绪能力,努力感受自身在工作或不工作时的情感体验,及时识别并采取情绪调节的策略排遣消极情绪情感;三是要能够更理性地确定自我价值的多元存在路径,特别不要将具体的工作事务与自身价值进行简单捆绑;四是要有意识地感受职业和工作行为背后的独特价值,例如,其对教师个体的信任和专业成长的促进,其对儿童发展的意义,其对组织建设的贡献,等等;五是在不工作的休闲时间,要尝试剥离紧张的情绪状态,从而更纯粹地去享受身心的充分休息。

    版权所有:延吉市延河小学 网站制作维护:韩贵平
    吉ICP备10001511号-1